废人一个

我们的爱情关乎所有

北北:

(三)大人,新年快乐
 
  今年的除夕宴是在晴明家举办,姑获鸟从腊月二十三起便开始忙着祭灶、除尘、置办年货,除夕当天更是忙得不见人影,毕竟她和白狼要喂饱两家子很多号只会吃不会做的妖怪。
  竞岗爱岗的大天狗当天还带着晴明收养的座敷弟弟进山赚钱去了,工作总是枯燥的,除夕也没什么两样,只不过是看到了一只特别的妖怪,就多望了几眼,多说了几句话。回到家后,大天狗去厨房帮忙,但是很没面子地被轰了出来。
  "狗子!你要掀了我的厨房吗!管好你的风,别在炉子那里猛吹!出去出去!!我的鱼都糊了!!"
  "狗子,那青菜还是我来洗吧,姨母知道你是个乖孩子,辛苦一天了,回房休息休息吧。"
  无奈,他灰溜溜地走出厨房,刚要进庭院便听见了座敷在同兄弟姊妹们讲今天他们惊心动魄的经历。他躲在柱子后面偷偷听着,忍不住惊讶,原来在座敷眼里自己今天居然如此反常。
  ——
  "哥哥!这里有人要组队,帮帮他们吧!"
  "好。"大天狗没多想就答应了。
  这次的恶鬼是靠依附强大妖怪而活的怨灵,极其凶悍但也绝对是可以制服的,但是谁会想到同他组队的式神竟是这么不堪,不过这样的念头只在大天狗脑子里闪过一秒,他还是咬着牙扛起了整个队伍,到最后座敷被打晕了,只剩下半生半死的他和一只狐狸。
  "只剩下三点鬼火了,小生就不浪费了,大人您可一试。"
  他看到那狐狸脸上只是一抹淡笑,似乎赴死也是一件平淡无奇的事。大天狗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有的轻描淡写,那狐狸就这样随意地把命押在了自己身上,他看上去毫不在乎,可这样的赌金自己根本赚不起。
  "你要是再不认真点,我们可真的要死在这里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完这句话后还要对着他笑,也不知道为什么执意要把最后三点鬼火留给一只初次见面的小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只不起眼的狐狸最后一击打出了二十多个气刃。恶鬼死了。
  那狐狸拍了拍自己的衣服,笑容没变,似是带着一丝玩味对大天狗说,"这样小生也算救了大人一命。"
  "嗯,幸好。"大天狗收回了笑容,恢复到一脸冰冷的常态。
  "说起来,大人真是有胆量,居然会把命赌在我这区区小妖身上。"他作揖。
  羽扇轻摇,声音穿破了飘来的风,"我赌得起。"
  "我也赌得起,只是大人没给我这个机会。"
  大天狗望着他的眼睛,直勾勾地,就像在攫取他撒谎的证据,"这么看轻生死,又何必来致命一击?"
  "我妖狐并非看轻自己的生死,而是太看重别人的生死。"他没等大天狗回话便顺着风赶紧逃了。面对这样的大妖,他的生死根本就微不足道,从此天涯是路人,不会相见便多说无益。
 
  "我听座敷说,你们今天差点回不来了?"晴明若有所思地问了大天狗一句。
  ……
  "听说有一只妖狐救了你们?"
  "哦,你们是朋友吧?怎么之前没听你说过?"
  "下回请他到家里来吃个饭吧。"
  "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个要好的朋友,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
  "听说他姐姐叫箫笙?你跟他姐姐很熟吗?你年纪也不小了,如果……"
  "阿爸。"大天狗无法想象自己的弟弟在父亲面前到底说了些什么。
  "谣言止于智者。"他不愿再和自己的父亲做无谓的解释,转身走了。
  "哎哎!阿爸问你话呢!哎,现在的儿子真是叛逆,什么都不跟阿爸讲,隔壁家的阿白真是不错,跟博雅很是投机,说到底还是女儿好,哎,但是阎妹总是要嫁人的呀,那样就不能经常……"
  大天狗虽然走远了,但是风能带来远处晴明的自言自语,他喜欢偷偷听晴明的絮絮叨叨,这样至少证明了自己的父亲一直在关心自己的状态,忧心自己的安危。
 
  "这个家里最重情的其实是跟你一样,老是摆着一副臭脸的大哥。"阎魔对茨木说。
  "我知道。"
  "你怎么会知道?"
  "拜托姐姐,他好歹是我哥哥。"
  "我以为你心里就知道小草。"
  茨木立刻捂住阎魔的嘴,捂得阎魔又想生气又想笑,只能发出呜呜的抗议声。茨木不得已放开了手。
  "说好了谁也不告诉!"
  "咳咳,差点被你捂死!你看看你窝囊的样子!不就是喜欢一个女孩子嘛,喜欢就去追啊!"
  "我还没准备好呢,你瞎出什么主意!"茨木真是急了,这么个高冷的大妖脸上居然出现了红晕。
  阎魔看着这样的弟弟也就罢了,茨木也算是长大了,这么珍惜自己喜欢的人,可是判官那个傻子怎么就这么笨呢?


  天边绽放的是凤凰火特制的烟花,庭院里尽是油香酒酿,一年里最热闹的时候就是除夕夜,两家人齐聚在一起吃团圆饭。这第一杯酒总是要敬辛苦做饭的姑姑和姨母,第二杯酒便是敬两位阿爸了,第三杯酒是敬大天狗的,这是这几年才有的习惯,因为他越来越强大,而且他带的兄弟姊妹越来越多了。
  除夕夜,晴明和博雅总是要比比谁酒量大,喝醉是正常。饭后,所有的小辈们都爱呆在院子里聊天,鬼使兄弟总有讲不完的吓人故事,大家都爱凑过去听,阎魔偏爱和判官坐,偶尔听她搭一两句话逗逗大家。萤草和雪女就爱和大天狗茨木两兄弟一起,他们都爱说攻击和兵器。河童又在向鲤鱼精和椒图说自己多么厉害,惠比寿和桃花妖在杵新研制的草药,远房的一目连和般若爱坐在廊里写写诗,姑获鸟和白狼就坐在比丘尼生前最爱的樱花树下聊着孩子们小时候的故事,讲着讲着便会吸引所有人的目光。每年都是这样,在不知不觉中翻开了闪烁的记忆,在慢旧的时光里迎了新。
  深夜,晴明和博雅早就趴在石桌上睡着了,大家也就这么瘫睡在院里。忽而一阵风吹起了几片樱花花瓣,只有大天狗听到了风里轻柔的声音。
  "大人,新年快乐。"

评论

热度(48)

  1. 废人一个北北 转载了此文字